中国书法报·总第73期·第23期·第3版
2018/5/17 11:09:52

欧阳询书法成就探析

论及唐代书法,避不开欧阳询,欧阳询书法以其沉稳严谨,刚健俏丽的特点,开唐楷新风,并成为一种重要的书体风格,影响甚广

虽然我们目前对于欧阳询早年的学书历程无法具体知悉,但确凿无疑的是欧阳询很早就在书法上表现出了出众的才华,目前较早有记载的作品是其四十九岁左右所书,《周罗睺墓志》赵明诚《金石录》卷二二《隋,周罗睺墓志》题记:“右《周罗睺墓志》,无书人姓名,而欧阳率更在大业中所书《姚辩墓志》《元长寿碑》,此碑字体正同,盖子率更书也,往时书学博士米芾善书,尤精鉴藏,亦以余言为然”周罗睺为隋朝地位显赫的大将军,欧阳询书其墓志,可见欧阳询在当时已经具有相当的影响力了,后期欧阳询更是以书法卓越而名著当世,诸多重要人的墓志,朝廷重要文书常由欧阳询操比,现在依然有许多比较具有代表性的作品,甚至铸造钱币上面的文字也曾由欧阳询所书,《太平广记》卷四O五《谭宾录》:“钱有文如甲迹者,因文德皇后也。武德中,废五铢钱,行开通元宝钱,此四字及书打,皆欧阳询所为也,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欧阳询当时的影响力和书坛权威地位。

欧阳询书法的启蒙或许与其养父江总有很大的关联,《宣和书谱》,记载江总作行草,为时独步,以词翰妙得名“江总擅长行草,学宗二王,而且文学修养较高,这为欧阳洵早年学书,提供了较好的条件。

   欧阳询流传下来大量的磨迹,主要代表作有《卜商贴》《张翰贴》《千字文》《梦奠帖》等,楷书碑刻有,《九成宫醴泉铭》《皇甫诞碑》《化度寺碑》等,另有隶书作品,《唐宗圣观记碑》让今天,根据其现存的书记,我们可大致了解欧阳询书法风格的形成和发展历程,在整个时代书风的影响下,欧阳询早年深研王羲之书法,姜白石《续书谱》中更言“率跟追踪钟王”,欧阳询用笔劲美,从其隽美清秀的一面,又可见南朝书法的印记,从欧阳询的《卜商贴》《张翰贴》和《千字文》中,可以看出这种源头,其中又有明显的王羲之书法的结体和用笔风格,尤其是其所临摹的定武本《兰亭序》更具有这种特征,欧阳询的书法亦受南北朝碑刻书本影响,从流美渐向劲峭演变,隋朝的书法继承了北齐北周的书体风貌,以雄浑险劲,厚重见长,欧阳询历隋朝30年,这构成了其书法风格的基础,因此,欧体较多借用了魏碑的豪放体势,粗矿并且隶书意味浓厚,我们从一些书籍,比如《化度寺色禅师塔铭》,《九成宫醴泉铭》等碑拓中不难看出这种渊源,欧阳询之所以在书家辈出的唐代有“翰墨之冠”的盛名,与其心摹手追,孜孜以求是密不可分的,《国史异篆》载,“率跟尝出行,见古碑,为索靖所书,驻马观之,良久而去,数步复下马,立,疲则布毯坐观,因宿其旁三日而后去” 由此可见,欧阳询学习前人之书法,到了如痴如醉的程度,其用功之勤奋,用心之良苦,非常人可及,在后期的书法发展过程中,欧阳询书法就比较少的受到先代书法家的影响,更多地按照自身的审美逻辑进行演变

欧阳询的书法熔铸了汉隶及魏晋楷书的特点,参习六朝碑刻,吸取诸家之长,并融会贯通,创造了独特的欧体书,历代书家都对欧阳询的书法给予了高度评价,唐代张怀灌评价道,“询八体尽能,笔力险劲,篆体尤精,飞白鹳绝,峻与古人,犹龙蛇战斗之象,云雾轻笼之势,风旋雷激,操举若神,真行之朽出于大令,别成一体,森森然若武库矛戟,风神严于智勇……”,其中提到欧阳询的“飞白书”,现在我们已无法知悉,所谓飞白到底是何书法,但其对书法这种高度称誉还是可见一斑的,对欧阳询非常熟悉的虞世南也曾描述他“不择纸笔,皆能如意”,姜白石曾说“世有兰亭,何啻数百本,而定武为最佳” 宋代《宣和书谱》更是誉其楷书为“翰墨之冠“,明代董其昌评价欧阳询的《千字文》,”真有完字居于胸中,若构凌云台,一一皆衡剂而成者“,清人朱履贞形容定武本《兰亭序》,”其临本飘扬俊逸,旷绝千古,对于《九成宫醴泉铭》,清代郭尚先也评价道“《九成宫醴泉铭》,高华浑朴,法方笔圆,此汉之分隶,魏晋之楷合立酝酿而成者”,历代都对欧体书法的赞誉和高度评价,可见欧阳询书法成就之高。

清人包世成在谈及欧阳询采访时,概括道“指法沉实,力贯毫端,八方充满,更无假于外力,包世臣的分析十分贴切,我们纵观欧阳询正书,很明显可以看出其用笔方正,笔力刚劲,,沉稳,一丝不苟,欧阳询在用笔时还很注意笔划的变化,以适应整体审美,以横竖画为例,欧体横平中多稍向右上取势,直下笔后切方,然后提笔中释右行,最后停顿回锋收笔,长横中间略细,重复的横画,长短相间,变化适度,折横及并列的横画,有的饱满稳重,有的内向精细中正疏朗,在竖直中也寓以微妙的粗细变化,作悬针时,中锋出笔,出笔前略加按笔,悬而不纤弱,饱满有力,劲健秀美,作垂露竖时,回锋收笔视字形,或左向回锋,或右向回锋,皆根据具体情势,厚重挺直,若左右有竖时,如“阁”字,中间向内收缩,呈相背形,双人旁和示子旁又多取上尖数,欧楷的笔法,方圆兼取 笔力刚劲 稳健而准确,无一笔缭乱草率,这一点也正显示出楷书作为一种更正式规范的字体,具有较强的法度的特点

欧楷的结构,平整而险峻,险稳相生,结构安排非常巧妙,耐人寻味,在字形上,竖画直长,纵向取势,以长方为主,往往给人略瘦长的感觉,然而严谨的结构形态却显得十分平整端庄,总体来说严谨险劲,苍虬有力是欧体楷书的突出特征,而严谨中又见其巧妙地安排,险境中又有刚健苍老又具含蓄,明人郁逢庆赞欧阳询楷书,“清劲秀健,古今一人” 所以可以大概这样认为,欧阳询楷书险劲,是其风神所在。

另外除了在书法艺术的实践上成就突出,欧阳询对于书法理论思考方面也颇有建树,有《八诀》《传授诀》,《用笔论》《36法》等,至今流传,这些著述不仅是他书法经验的总结,而且具体地总结了书法的用笔结体章法等形式技巧和美学要求,许多论述十分精到,对于研究欧体书法和书法艺术的深入研究都具有重要参照价值,

体察欧阳询的身世经历,回溯他的学术历程,凝视他的书迹,探究他在书法理论上的思考,综合而言,欧阳询不愧为初唐以来的书坛宗师,他把魏晋六朝书法的长处,化为己,学于古人 又不泥古,在书法上孜孜以求,渐使其书法成熟,广受赞誉,并深刻影响后来学书者,其行书刚健流利,峭拔婀娜,形成一种别样的审美风格,欧阳询的楷书更是人人景仰的“法书”,被谓楷书四大书体之一,欧阳询书体的形成,由于处于楷书初成与成熟完备交接的特殊阶段,他又有其时代造成的特殊价值,欧阳询书体的形成,也折射出楷书发展完善的历程,通过对欧体楷书的形成的梳理,我们也可以看出一种书体完善成熟原因的多样性,一方面时代积累构成了其客观条件和基础,另一方面一个伟大书家的经历和不断探索也构成了必不可少的因素。